中学美女老师 教历史写科幻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于2017-03-24 10:40:43 评论(0)

喜欢看科幻小说的读者眼中,《天意》是座里程碑,是在刘慈欣的《三体》问世之前一部现象级的畅销科幻小说,也是刘慈欣唯一推荐的东方历史软科幻启蒙级作品。当年,《天意》一经问世就在科幻文学圈引发的轰动,一举夺取当年中国科幻文学“银河奖”的特等奖,这部被称为中国科幻的惊世之作,也让一位年轻的中学教师钱莉芳一夜成名。昨天,根据《天意》改编的科幻剧《天意之秦天宝鉴》传出确定的明星阵容:欧豪、海铃、唐嫣、乔振宇、张丹峰出演。为此,记者专访了《天意》的作者钱莉芳,这位成名已久的科幻女作家如今仍和她十几年前一样,在创作的同时“主业”仍是一名中学教师。


书稿先在编辑部“传疯了”


钱莉芳,江苏无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无锡担任中学历史老师。从十几岁就开始看科幻小说的钱莉芳用她惊人的想象力,将“历史”和“科幻”结合,天马行空又丝丝入扣,以汉代历史为背景的两部小说《天意》和《天命》征服了千万读者,之后创作的历史科幻小说《飞升》也广受好评。


《天意》是钱莉芳的第一部小说,此前她从未写过小说。2002年时,她抱着写个短篇投稿试一试的想法,只想写一个名为《暗度陈仓》的小故事,可是“一不小心就写长了”。当时国内科幻文学界最有影响力的杂志《科幻世界》上写得很清楚:只接受短篇和中篇小说的投稿,不接受长篇。“当时国内没别的地方能发表科幻小说,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寄给了《科幻世界》。”钱莉芳感叹,“写科幻可比当历史老师累一百倍。”


稿子寄出后半个多月,钱莉芳都没敢打电话问,“蛮紧张的”。但她也自信编辑们会喜欢这个小说:“因为之前我给周围的朋友们看过,他们几乎都是一口气看完的,没有人能忍得住放一天再看,所以我想应该很快给我回音。”没想到过了一个月,钱莉芳也没接到电话,她忍不住打了过去,问,我投了一本小说,不知道你们收到了没有。她报上名字,接电话的编辑没反应,钱莉芳下意识想,“寄丢了吧”。直到钱莉芳提起,就是那个韩信的故事……电话那头突然惊叫一声:就是你啊!


编辑很惊喜地跟钱莉芳说,《天意》在整个编辑部“传疯了”,大家看了都很兴奋。编辑们笃定告诉她:你放心,这篇我们肯定发!只是因为《科幻世界》从来没有发表过长篇作品,大家都在想用一个什么方式可以将它发表出来。最后,《科幻世界》干脆为《天意》专门出了一本增刊。


让钱莉芳惊喜的是,小说发表后得到了圈内圈外的一致认可。很多读者看过杂志的节选后就在等着完整版的图书出版了。因为当时发行渠道并不包括新华书店,主要靠书报亭和邮寄,很不方便,许多人等不及,干脆直接赶到杂志社购买。购买者中包括上了年纪的老人,甚至还有读者一次买两本,只为父子俩都迫不及待想看。“特别高兴。我希望我写的东西不局限于青少年看,也不局限于女孩爱看,我希望男女老少都喜欢。”钱莉芳说,那段时间她充分得到了自信,“可能也因为之前没人这样写,我是第一个,潜意识里满足了大家想要改变历史的欲望吧,当时还没有人提供这样的精神食粮来满足一下大家。”


不混圈子仍被同行夸赞


十年之前,中国的科幻文学还相对小众,但尽管这样,《天意》短期内十几万册的销量仍旧让科幻文学圈为之一振,大家纷纷打听,钱莉芳是谁?那时的钱莉芳,是一个大学毕业没几年、在无锡一所中学教历史的年轻教师。


“当老师总是头几年忙着备课,三年下来教案都熟悉了,也闲下来了,就开始准备写点东西。”钱莉芳花了两个暑假一个寒假,“来回改了好几次才改好的,那时还很年轻,现在回头去看,一些地方不太满意,不过已经尽了当时能达到的最大能力了。”


“我从高中就开始订阅《科幻世界》了,但我们班就我一个人在看,很少能找到同伴。”钱莉芳忽又兴奋地说,“那些作者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刘慈欣,早在《三体》之前很多年,我就喜欢他了。”钱莉芳走上科幻小说创作之路深受国内科幻作家“何慈康”影响,科幻圈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字的分量——何夕、刘慈欣、王晋康。“当时只要《科幻世界》目录看见有他们的名字,我就知道,这一期有‘大餐’可以吃了。”


刘慈欣看过《天意》后罕有地做了推荐。“我还没跟他见过面,只是通过电话,他跟我说,《天意》是他非常喜欢的一本小说。”说到刘慈欣,钱莉芳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我不敢见”。


香港著名作家倪匡也猛夸了钱莉芳一通。“我在中学大学时狂看倪匡的卫斯理(系列小说),还推荐给同学们,那些惊悚悬疑的情节把我的朋友们吓得不轻。结果,他一开微博就是夸我的小说。粉丝被自己的偶像赞了,那个心情呀,当时我在校园里开心地要抓狂。”钱莉芳形容不出来被前辈肯定的喜悦,但又怕见到他的真人,“我怕给最敬仰的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最崇拜的作家反而都不敢去见。”


在科幻圈鼎鼎大名的钱莉芳却“不会去结交任何圈子里的人”,但尽管如此,“科幻圈子里的作家们都对我很好,大家看到写得精彩的作品都会推荐,不会同行相轻。科幻文学圈好就好在大家看到喜欢的东西都会表达出来。”
《天意》即将开拍,科幻迷们在期待的同时也纷纷给钱莉芳微博不断发私信询问各种细节。钱莉芳分析,目前国内科幻电影产业还不够发达,我们的美工水平很好,特效也可以做到让好莱坞最棒的特效公司做,也不乏能指挥大场面的导演,但是如何把这些干活的人以最佳的方式调配起来完成一个大制作的科幻,这种能力和好莱坞的差距还是很大的。钱莉芳比喻这就像造飞机,或许电影是文化业,但科幻电影却是工业。“科幻需要庞大的电影工业在背后支撑,等我们过些时候再拍《三体》可能会更好,现在就算能拍出来,我预感三体迷们也不会满意。”


对于《天意》钱莉芳也有同样考虑,“至少特效不要差,千万不要‘五毛特效’啊”,希望这次的大制作投资在道具、特效、视觉等方面。钱莉芳说,“我跟制片人沟通后很高兴的是,他们不是走那种很轻巧的、嘻嘻哈哈、青春偶像的路线,而是历史正剧的拍法,我很期待呈现出来的效果。”


本报记者 陈梦溪 J226   

责任编辑:宋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