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王晋康:科幻产业发展需要时间与情怀

来源:环球网 发布于2017-04-12 13:21:51 评论(0)

对于很多热爱科幻文学的人来说,王晋康这个名字想必不会陌生。作为国内著名科幻作家、第五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终身成就奖”得主以及97国际科幻大会银河奖得主,他与刘慈欣、何夕、韩松并称“中国科幻四大天王”。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王晋康的作品以富有浓厚的哲理意蕴、善于追踪20世纪最新的科学发现为特色,为科幻迷们打开了一扇通往神奇的科幻世界之窗,并引发了人们对人类命运的理性思考。


去年7月,王晋康宣布与南派泛娱有限公司合作,共同创立水星文化(有限公司),专业从事其所有科幻文学的IP开发与创作。随着《水星播种》、《追杀K星人》与《七重外壳》科幻电影计划的宣布启动,王晋康的文学作品正在逐渐靠近影视的舞台。对于如何将科幻与科学相结合、科幻文学作品的多元化发展之路该如何走?王晋康对此接受了环球网的专访。


对话:


环球网:在现实生活当中,您认为科幻和科学的关联是?


王晋康:科学是科幻的元文化。我认为科幻有两个源头:一个是生活,另一个是科学。宏大深邃的科学体系是科幻文学的源头之一,科幻文学天然地具有很浓的雅文化的特质,终极思考几乎是科幻作家的本能。而将科学比作显微镜或者望远镜,也可以使我们看得更远、更真,更能看到我们人性深层次的东西,诸如我是谁,从何处来,向何处去;人性的本质;生存的意义等等。


环球网:您认为科幻对于生活是否具有科普作用?


王晋康:在50年代的时候科幻作家比较重视科幻的科普作用,但现在我们达成了一个“科幻不刻意强调科普功能”的共识。因为它主要是文学,比如刘慈欣的《三体》,里面有许多天马行空的概念是不属于科学范畴的,但是作为文学内容是可以允许存在的,当然他也有一定的科普功能。但更多的是培养孩子对科学的爱,从而激发他们的想象力。其次我在2011年提出过“核心科幻”的创作理念,即:以科学体系、科学精神、科学理性和科学手法作为科幻小说的创作思维,强调“科学是科幻的元文化”核心理念。那么这一理念也是希望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去传授科学知识。


环球网:很多人认为科幻作家是半个科学家和半个预言家的结合体,那么您认为科幻是否具有预言功能?


王晋康:科幻并不刻意强调预言功能,一些科幻作家天马行空的想法很有可能是在这个想法提出之前已经有科学家提出了这个说法,只不过由于小众而不被大众所熟知,而科幻作家则是很敏锐地发现并将其运用于小说创作中。科幻的作用是解放大家的思想,把各种可能的未来罗列出来,并不是说准确预言某一件事,总体来讲科幻作家的预言功能在未来能够实现的几率普遍没有那么大。


环球网:回过头再去看之前的作品,您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


王晋康:我的作品一般都是近未来比较多,很多都是立足于现有的科学,而不是太远的那种,所以相对来说现在有一些已经实现了,像是很早之前提出的基因移植,当时并没有被大众所熟识,我将这个概念用到了文章中,那么这也是科幻作家的社会功能。


环球网:那么作为科幻作家来说,对于一些科技新品您是否会去做尝试呢?


王晋康:由于精力有限,我本人不太会去频繁尝试。我认为接触过多新兴产品会过多地限制我的想象,但是我本人也不会去刻意回避这些,接触的同时还是会保持适当的疏离感。


环球网:在每次创作过程中,从现实走入科幻,又从科幻回到现实,您是否有不一样的感觉。


王晋康:我的作品相对来说是比较“实”的,所以这种抽离感不会很强。年轻作家是站在未来看未来,一些中年作家是站在现在看未来,而我是站在过去看未来。因为我的岁数,难免身上坠着太多的旧物,坠着旧传统旧观念旧道德旧感情,使我不能像其它年轻作家那样在幻想天地中尽情飞翔,所以我的作品大多都是 站在过去看未来。从现实走入科幻,不如说是从梦境走入科幻。因为梦见东西源于本能,现实东西好像帮助不大,关键科幻一方面是现实,另一方面是想象,现实部分和现实有关系,想象主要来源于看的书和知识,以及偶发的灵感,而偶发的灵感又实际上是没有规律的。


环球网:在国内日渐庞大的科幻爱好者群体中,年轻人的数量越来越多,对于将科幻与影视相结合,是人们更乐于看到并接受的。但相比于国外的《阿凡达》、《星际迷航》、《黑客帝国》、《超体》等科幻大片,我国目前还没有出现具有代表性的电影,您认为原因在于?


王晋康:做什么事儿都有一个过程,科幻文学在我国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是经过了30年的积累才创造了今天这样的势头。我们需要时间,我们更需要具有科幻情怀的团队。相比于国外的科幻大片,中国目前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电影。现在真正有科幻的核心元素的,比如说大场面、情怀,非常巧妙的构思等方面来说,我不认为现在国内有合格的科幻影片,有待下一步提高。不过,随着《三体》、《北京折叠》等优秀科幻文学作品掀起的中国科幻热潮。我相信,未来科幻产业的市场将会做的更大。
环球网:在这个全球文化娱乐产业高歌猛进的时代,拥有IP就能掌握先机了吗?


王晋康:首先,有资本进入科幻产业和科幻动漫化、游戏化等多元化的发展本身是一件很好的事,但是科幻IP过热的话也会有隐患。就拿国内当下的影视作品来说,拥有了众多科幻文学作品,目前仍尚未出现被广泛认可的科幻电影。现在因为一些年轻科幻作家的优秀作品逐渐被社会关注,科幻影视产业正处于一个蓬勃上升期,但有些人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开始大量购买科幻IP ,结果因为急于求成,没有制作出好的产品,这对中国科幻产业的良性发展并不利。


环球网:您对于未来智能世界有着怎样的畅想?


王晋康:以前的人工智能是人工编写的专家系统、由“人工”指导实现智能,系统处理的水平不会超过程序本身;而现在的人工智能则是数据指导的智能,每天都在进步的程序已经开始超越人类的极限,这就是人工智能的“奇点效应”。
今后一些职业可能将会面临失业,例如有一些机械的、长时间集中精神的、固定套路的工作,比如产线工、司机、配药师等职业以后有可能面临失业,但短期内应该不会。

责任编辑:宋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