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人》:科幻小说里的社会派

来源:新民晚报 发布于2017-05-15 09:13:55 评论(0)



在作者永城的设想中,未来社会人类没有私产,禁止私情;没有亲朋,也没有仇敌;杜绝了任何犯罪动机。人类在基因和思想上都达到高度优化和统一,社会福利体系包揽人们的衣食住行,AI和机器代替人类进行生产。


穿越五百年的世


穿越题材曾是文学创作的一股热潮,但几乎所有的穿越题材都默契地回避了未来,更多选择历史。一方面,涉及未来就成了科幻小说,方向不同,也更考验作者的虚构能力;另一方面,学界对于时空穿梭仍有争论,对能否穿越到未知的未来,更是充满质疑。然而,只需换一种方式,穿越未来立即顺理成章,那就是冬眠。将身体冷冻,待到未来科技进步再实施复苏,这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穿越。只不过这样的穿越是单向的,无法回头。小说《复苏人》的几位主要人物,就是出于各种原因,在各自的时代选择冬眠。他们在身边人的眼中与死亡无异,却借助科技的力量冻结了时间,成功穿越。当他们再睁眼,已错过五百年。爱情、亲情、友情成了被通缉的乱心症,沙漠、湖海、山川只是屏幕上的虚幻影。


时间定格26世纪,人类没有私产,禁绝私情;没有亲朋,也没有仇敌;因此也没有任何犯罪动机。人类在基因和思想上都达到高度优化和统一。遵循契约精神,“现代人”为几十万名冬眠者实施复苏术,却将他们隔离在三千米深的地下之城——荷艾文区。来自过去的复苏人,被看作携带着腐朽思想和卑劣习性的“瘟疫”。


虚构中的真实


在作者虚构的26世纪,大街上矗立着“法西弗”商店,里面有供人们满足性欲的仿生机器人;医院里有替代葡萄糖药水,可以实现完美医疗的万能介质——蓝质;人们不用结婚组成家庭,也不用生育,繁衍依靠受精卵孵化器;所有新生儿接受相同的教育,成年后拥有相同的资产,不用劳动,可以凭兴趣选择职业,政府提供物质保障。


然而,如此完美的世界却走入了发展的瓶颈,人类遭遇创新困局,在面对危机时束手无策。经过分析,当局不得不依靠复苏“古人”来补充差异性。一方面,“现代人”将复苏人看作带有腐朽思想的“瘟疫”;另一方面,“现代人”又不得不依靠复苏人的“腐朽思想”。这样前后矛盾的逻辑看似荒诞,却现实至极,而当荒诞无限趋近于现实,那就更加荒诞,也更加具有现实意义了。


可以说,《复苏人》表面是一部科幻小说,实质却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作者通过描述五百年中人类社会的发展,思考意识形态和价值取向的演变,对当前世界政治和人类社会进行剖析。同时,也在人类的普世价值观上进行了大胆探讨,字里行间蕴藏着丰富的人性哲理。


科幻世界同样动人


可这毕竟是一部科幻小说,即便氛围不如硬派的传统科幻,但作为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专业的工程硕士,作者在构思未来科技的能力上不输前人分毫。五百年后的完美时代,大街上矗立着“法西弗”商店;医院充斥着蓝质;运用偏振解码技术,可以将所有界面转化为触控屏的辅助眼镜……


除了思想性和未来感,《复苏人》还蕴含这一个令人动容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普通的地质工程师,他有着平凡的家庭。在这个家中,文弱的妻子和强势的母亲有一个共同点,都因为深深的爱意而剥夺着他的自由。他在迷茫中想要挣脱,却在妻子得了绝症终于可以自由的时候,感到绝望。他以自杀式的勇气选择陪同妻子一起冬眠,再醒来,已错过五百年。


所以,究竟该怎样定义《复苏人》?在新书发布会现场,主持人表示:“读完全篇,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是未来世界的困境和主人公的爱情,而光怪陆离的科技融入其中,毫无踪迹。这倒让我想起日本推理小说中的社会派,比较之下,本格派推理注重解谜,悬疑派推理注重气氛,社会派推理则注重对人性的剖析,对社会问题的反思。《复苏人》就像科幻小说中的社会派,科学幻想有之,悲欢离合有之,但中心却是对人类社会发展的思考,对绝对理性和完美主义的抨击。”


据悉,该书90后出版团队“阅然文化”后期将针对作品组织高校分享会和主题读书会,讨论当今科幻作品的走向。

责任编辑:宋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