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景芳:另一种科幻

2016/7/5
《北京折叠》 的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也不追求瑰丽前卫的科幻设定,虽然号称是科幻小说,却更像是一个社会寓言。

全球卫星通信:科幻大师阿瑟·克拉克的天才设想

2016/6/30
1945年,英国一位从事雷达技术工作的28岁军人,发表了一篇具有历史意义的科学设想论文《地球外的中继——卫星能给出全球范围的无线电覆盖吗?》

韩松:瓦特为什么能发明蒸汽机

2016/6/28
达尔文塑像脚下有一行字:对思想自由的最好推动,来自科学进步带来的人类想法的逐渐启蒙。思想自由,想法启蒙,科学进步,这些东西我们现在真理解了?

刘宇昆的科幻文学书写:多重边缘下的中心

2016/6/24
近年来,刘宇昆的科幻文学书写再次成为了海外华人类型文学中的亮点,不仅受到了国内外科幻文学爱好者的青睐,更有跨越边界赢得主流文学界关注之势。

刘慈欣:科幻小说黄金时代已过

2016/6/22
科技早已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神秘感不复存在。科幻小说赖以生存的基础和土壤在逐渐消失,所以目前就是科幻衰落的阶段,它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